官术网 > 都市言情 > 文娱大戏精 > 第二百四十一章 十五从军征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谓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。

    身处任何一个行当,但凡是有点追求,希望做出一点成就的人,都打心底里期待得到他人的认可,文艺圈就更是如此,别看一个个都是浓墨重彩一脸骄傲突破天际的德行,实际上不管是演员还是编剧,亦或是摄像、服装、剪辑、导演,这个生态圈里每个人都缺爱,都如饥似渴的希望得到认可。

    但他们最喜欢得到的,是业内人士的认可。

    尤其是业内专业人士的权威认可。

    否则,各种各样的颁奖典礼,也就不会成为圈内人士最重视的高光时刻了。

    且不论田安邦这老头性格人品如何,就业内资历来看,这位文学系教授、资深影视剧编剧,他的点评当然是足够有份量的……这老田一通猛烈夸奖,直接让曹一方飘飘然了起来。

    古书有云,能者不放,强者不狂,有比不装……犹如锦衣夜行,明珠暗投,旅游不拍照……谁知之者!

    “看不明白吗?我的意思是……”曹一方风骚了撸了一把秀发,抬起眼帘,明眸灿若野火:“您老刚才说得那位编剧,不巧正是在下。”

    田安邦眯起本就不大的老眼,整个人五官都拧巴起来,贼眉鼠眼的:“真的假的,你不是助演嘉宾吗?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名气响,虽然不是什么好名声吧……但我去那里,要改个剧本给自己加点戏,节目组还是不会说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在田安邦面前,曹一方也不用藏着掖着,得意洋洋的把当时的情况都交代了一遍,顺带吐槽了一下原剧本的粗制滥造,在原来剧本的设计里,曹操完全就是个多余的角色,出来没说几句话,试探了一下好儿子后,就摸着他的脑袋吼吼吼的笑,说了三声好好好,然后就嗝屁了。

    简直……不把我姓曹的放在眼里啊。

    田安邦听着曹一方自卖自夸,包括他自己是怎么想出那一段颇有时空交错感的表演方式,又为什么会选择短歌行这首诗来作为收尾大戏……

    田安邦听得兴起,虽然方才被他臭不要脸的样子膈应到了,本打算尖酸刻薄的损他几句,但这时老头子想到自己的剧本,灵感乍现而又湮灭,似乎抓不住那根一闪而过的丝线,只好求助似的问道:“对,当时看完以后,我就发现用古诗歌编上曲子,特别苍凉雄劲,对历史剧的契合度非常高。”

    他抓耳挠腮:“我也想过,但还是没有决定,用哪些诗词填充在剧本里,让人物形象更丰满起来。譬如,赤壁怀古可以用作配曲,当然,这个我只能提意见,我做不了主,至于剧中人自己来吟唱的诗词……曹操的龟虽寿可以用……其他的,你有没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若是按照曹一方自身的实力,一时半会儿除了短歌行,还真想不到别的。

    但老头子这话一提,他脑海中立刻浮现了军师联盟中一首印象特别深刻的歌谣。

    这部剧总体功过不评,雷点和槽点不少,但其中的确有不少出彩的亮点,是众多编剧智慧的结晶。

    曹一方咬住竹签上的鸡胗,用力一撸,把空签扔进桶里,他有一种明明嘴里在嚼东西,但还是能保证口齿清晰的能力,“你这么一说,我忽然想到一首歌谣,个人觉得很悲凉的童谣,内容不长,是说一个老兵归乡的见闻,不知道你听过没有,叫十五从军征。”

    田安邦皱眉凝思,感觉这名字有点熟悉,但怎么都想不起来了:“你念念看。”

    曹一方现在自我感觉很良好,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连田安邦的剧本都能插得上手,能帮到老头子他自己也挺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不是念得,直接低声唱了一段。

    “十五从军征,八十始得归。道逢乡里人,家中有阿谁?遥看是君家,松柏冢累累。兔从狗窦入,雉从梁上飞……”

    曹一方这会儿才唱的并什么太多感情,只是把记忆力这首很熟悉的歌谣搬运出来而已,他唱得不轻,不过店内声音也吵闹,没什么人注意这个喝多了啤酒开开嗓的客人。

    张扬他们坐的近,扭头瞥了他们一眼,但也没说什么……其实大多数演员文化水平真心不是太高,哪怕这种歌谣内容浅显,但毕竟是古代的歌谣,乍一听之下,根本不知道你在瞎嘀咕些什么晦涩难懂的句子。

    “羹饭一时熟,不知贻阿谁。出门东向看,泪落沾我衣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没带多少伤春悲秋的情绪,但曹一方本身是知道这首歌谣含义的。

    其实歌谣的故事很简单,一个十五岁从军的少年人,经历了连绵战乱,成了一位八十岁的老兵,一生的尾声,他回到故乡,自己家的位置成了林中一块坟地,房子也破败凋零,没有活人,只有野兔和野鸡。

    就地取材,烧饭煮汤,做好了却不知道应该送给谁吃。

    老人不再是兵,他依依东望,泪落征衣。

    这首歌的悲凉,年轻人很少能感同身受,但是田安邦今年七十有五……他听完后,目光还是显得呆滞,似乎沉浸在那画面里,始终没有抽离出来。

    曹一方见他没反应,在他眼前挥了挥手,喊了两声,过了片刻,田安邦目光复杂的看着他,说道:“不会唱歌以后就别唱了,我是让你念,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曹一方二话没说,原地起身,撸起袖子就要打人。

    他就不应该担心这讨人厌的糟老头!

    田安邦立刻嬉皮笑脸起来,拉着他重新落座,继续各种不耻下问,非要聊个通透……老编剧其实产生了一个误会,窥一斑而见全豹,他在和曹一方短暂的沟通中,发现这个年轻演员不但在编剧方面才气逼人,而且以为他对三国,或者说至少是三国演义,有很深刻的研究,可以帮助自己尽早完成这份沉甸甸的史诗级剧本。

    所以说……

    人要学会低调,财不外露,大智若愚。曹一方他今天显摆了一通是挺爽,但他没有想到,自此之后,他在剧组便被老鬼缠身,永无宁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又是个爽朗的大晴天,终于轮到崔观海的戏份了。

    崔观海毕竟是业内顶级大牌演员,有了她的戏份,一下子所有主要演员都到了剧组观摩,包括懒癌缠身一天能睡二十个小时的陈玄祎,今天也懒洋洋的到了拍摄点。

    当化妆师终于帮崔娘娘打扮好了妆容,一行人不禁发出发自肺腑的惊叹。

    曹一方也是一样,他双眸神飞,击节赞叹:“好骚的道姑!”

    一帮人的同时扭头,眼神齐刷刷的朝他割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