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科幻灵异 > 九品匠师 > 第七十五章:大师
    在地龙大师说完话后,赵晨星故意冷笑着。

    他冲这位大师纠正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大师说的很好啊!不过有一点儿你却错了!这乌龟不是用来记叙祥瑞的,而是用来镇压灾异的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赵晨星用脚蹲了蹲自己脚下的地面说道:“这乌龟所在的位置,匠师管它叫镇水局,在它之下,有一个大凶大恶的存在!”

    赵晨星总是和这位大师对着干,地龙大师自然是不乐意的。

    因此地龙大师本能的回击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这个神兽是镇压邪异灾祸的呢?你又没亲眼看见!”

    听着地龙大师的话,雷旺财也不由的点头附和道:“对呀!对呀!赵兄弟不要乱说!”

    雷旺财罕见的附和地龙大师,是因为这小区毕竟是他盖出来,又卖给包正兴这样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所以这小区一切负面的事情他必须捂严实。

    赵晨星的妄言判断,也很可能毁了他和包大人那本就不密切的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,赵晨星既然已经把话说出去了,就不可能再收回来。

    而且对于这只石龟镇压灾难的说法,他还是有很大的把握找到所谓的作证的。

    在听着地龙大师和雷旺财说完自己的观点之后,赵晨星冲地龙大师和一众人说道:

    “诸位,这只托碑乌龟的学名叫“赑屃”,是传说中龙生九子之一,外形像龟,能托重物,所以经常被古人雕刻成碑坐。”

    “呵!这还用你说……”地龙大师不屑说道:“我自然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知道!”赵晨星语气继续平静说道:“但是你一定不知道,赑屃是分雌雄的,咱们面前的,是屃,而不是赑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地龙大师闭住了嘴。

    塞住那条蚯蚓的嘴后,赵晨星继续一笑道:“古代阶级森严,虽然这两种神兽同种同属,只是雌雄之分,但是使用的场合却是截然不同的,这一点儿从赑屃两个字的组成就能看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比如“赑”字,它由三个“贝”字组成,而贝,自古便有“宝贝”“珍贵”的含义在其中。

    因此,作为雄兽的“赑”,多放置在吉瑞的土地和纪念地上,供人们瞻仰。

    而作为雌兽的“屃”,从它偏旁的“尸”字上就可以看出此物阴气极重,故而多用于发生过巨大变故,灾祸的土地上进行镇压,压胜。

    赑屃兽雌雄不同,用处不同,而且长像也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雄兽“赑”长的要比“屃”高大一圈,而且匠人在雕刻的时候,“赑”为龙头狮尾,背壳上托着日月星辰。

    总体来说,赑更加接近于龙。

    而作为雌兽的“屃”则才是更加接近于乌龟的“龟脑蛇尾”,背甲上也没有日月星辰的图画。

    ……冲一众人说完这些,赵晨星又指着这只尚且在泥坑里的大“乌龟”说道:“这只龟完全符合屃兽的特征。所以,一定是镇压灾异的屃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着赵晨星的话,那位地龙大师的脸老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不过,在尴尬中,这位靠嘴皮子吃饭的大师依旧辩解道:“就算是什么屃,你也不能说这里是灾难之地呀!这不符合唯物主义常识,主观推测的部分太多了!”

    为了驳倒赵晨星,地龙大师这么一个骗子连唯物主义这块金字招牌都请出来了,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也因此,赵晨星觉得他真是厚颜无耻至极。

    既然丫的彻底不要脸了,赵晨星也就决定让他彻底自绝于天下。

    “地大师!”赵晨星挑眉毛说道:“我还有一个证据的!那就是这屃兽上的文字!”

    “文字?”地龙皱眉,旋即冷哼道:“这乌龟背上的碑文早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,根本就没有文字呀!”

    “不!”赵晨星诡异而言辞凿凿说道:“他们还在!而且我看见了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地龙一脸不屑说道:“碑都没了你看个毛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?那咱们俩打个赌吧?”

    赵晨星故意说道:“如果我能让你们也看见那些文字,你就承认自己是孤陋寡闻如何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成……”地龙说道:“但如果你看不见,也找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说!”赵晨星应道:“我这次出活的劳务费都给你!”

    地龙大师不光本事,连定力比他师弟渊龙也是差太远了。

    一提起钱,那位大师当即眼中放光的说道:“好的!好的!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得到大师的首肯之后,赵晨星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他跳下土坑,一边走向这石雕的腚后,一边冲众人说道:

    “各位,这只屃是汉白玉雕刻的,规格极高!所以一定是皇家御赐之物……”

    而且皇家御赐的碑文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祥瑞的恭维费话特别多。

    在赵晨星的所学中,正统的记叙祥瑞的碑文会记刻下立碑之人的名号,动机以及各种祥瑞之词,以达到所谓“奉天成仁”的效果。

    而用于镇压灾异,恶土,血事的碑文,则只有立碑之人的名号,以及祥瑞之言,却绝口不会提当年发生的灾难是什么。

    这样做,是处于古人的一种“避讳”心里。而且镇压辟邪的碑文本就是用于压土的,如果再把那些污秽的事情写上去,颇为不妥。

    因此,如果人看见一篇通篇都是溢美之词,但是却始终找不到它赞美的是何物的碑文时,不用怀疑,它就是用来镇压某种凶灵,恶煞的。

    不过,碑文光是赞美言辞,却不把事情的头尾叙述清楚,有违于碑文“明物”的本用,而且几十上百年之后,别人又可能彻底忘记掉立碑之地曾经发生过的悲惨事情。

    也因此,碰见这种情况,古时候立碑文的匠人们便会在碑文之外的驼背赑屃身上,加一段补记。

    这些记录,一般都是在龟腚的部分。而且写的,往往都是记叙性的,记录当时发生事件的写实文字。

    ……说完这些的时候,赵晨星也已经走到了龟腚的地方。

    伸出手,赵晨星在乌龟的后甲上下摸索了半天,很快于龟后甲的地方找到了一片错落有致的凹凸。

    这些凹凸一排排的,略成正方形,应该就是赵晨星要找的“补记”。